王中王玄机中特网0149

我需要三篇美文来写读书笔记


更新时间:2019-11-13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此去,低眉凝视,一串串 深沉的脚印清晰印入眼帘,两旁野花绚烂绽放,耳伴丝丝悠扬的旋律。你 匍匐地如此轻柔,竟走不出大千世界 美丽的落寞,终留得 一串深沉。春去,一丝暖意;夏去,一丝凉爽;秋去,一丝萧瑟;冬来,一阵迷朦。昔日,如烟雨一般,轻轻滴落于 我的脸,我的笑容和我的深沉。默默地湿润,之后 蔓延到心底。一丝凉意 油然而生,竟是如此纠心 于瞬间和永恒之间的争夺。我忘了平日,自己的笑容,诚显嫣然。而文字,却是落寞。不知是刻意,还是提笔就深沉。

  此去,头也不回 奔向远方。于千万人之中,匆匆的擦肩而过;于千万人之中,美丽的邂逅;你 嫣然一笑,至少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不值得珍惜吗?相遇,缘起;相识,缘续;相知,缘定;

  此去,看断今生繁华,婉如 片片落花,如蝶 翩然飞舞,哀呤千古绝唱。只求来世,姹紫嫣红于芸芸众生。去得如此 轻逸,今生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了吗?

  此去,望断天涯,依旧陌路,深深延伸 在不知的远方... ...几度萧条。

  九月,树叶的浅黄开始微微泛滥,我静静地坐在窗口,凌乱的万千思绪随着秋风逐渐蔓延,任凭风把记忆里所有的悲伤和快乐荡得潮起潮落。风,吹乱了我遗失在那些逝去日子里的思绪和那段失落历程的点滴。

  看着窗台上的桂花,星星点点的散落一地,让我不禁想起你及你的所有。经历了八月的淡雅与芳香,你为谁而美丽;而你的心,是否藏在了蕊中,从不轻易让人懂,忘了季节,把花期错过,你的美丽又谁而凋零。

  我轻轻地将你捧起,轻抚着你残留的离殇,让你静静地躺在风里。我不忍松手,害怕不经意间的松手,你我之间美丽的相识相知,会象那些稍纵即逝的时光,再次变成了记忆。“最是世间留不住,朱颜离镜花离树”,情为种,爱为露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因此,唯有相约你,牵我的手,共听日月唱首歌。

  黄昏的脚步悄悄爬上了山头,暮色顺着天边流淌,夜色已经覆盖了大地,天空仍然只是吹着些许和煦的风。望着这样的天,我竟有些似曾相识的惆怅。只是我再也拿不动那支笔将这失落的夜色收藏。面对你的凋零和离开,我还来不及适应,试问,你还有多少余香留给凝望你的人?

  静静地,坐在窗口,回首仰望苍穹,思量着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才能习惯没有你的状态,躲在世界的角落独自舔舐着自己的哀伤,生怕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。

  唯有寻一些沃土,善水,真情,无虚情假意烦心,无欺骗背叛恼神,断了伤害美丽的元素,让红颜不落。待来年花期花又开,依然美丽绽放,如初。还望,我们不过只有那短暂一季的好时光,请珍惜享受你花期的那个人,因为,他伴你花开花又落。

  我站在夕起相思处为你枪决了千年的寂寞、夜鸟南飞、海水渐渐吞噬了最后一线日光。弦音奏出了泣血章节、暮霭时分风琴在潮汐间独自唱响。墙角的雨伞、不是浅夏里你撑起的晴天。涂满了白色线段的房子、装着年少时穿过的旧衣服、口袋里十年未动的、不是糖、而是手写情书。天醒了、而我们还在醉、听到强烈的扣门声、却没有谁起身去开门。

  也想与你秉烛长谈。也或者什么也不说。只要你在我的对面。我可以不再抱着回忆去想念。

  其实只要给我一把枪。亦或者一弯弓箭。我就可以日夜去追杀那些纠缠了白年的寂泪。

  在海的那一边、有一朵浮云飘过。你说、上面会不会寄存着你千里寄给我的泪水。

  让我连夜带给你曾经你最喜欢的糕点彻底冰凉。最后我蹲在城外流了一夜的眼泪。

  突然很想和你说一说。记得开心。你是我最大的骄傲。无论去到哪里。都想把你拿出去炫耀。

  印章盖下永恒的歌。光年的倒影其实是你笑着的眉眼,池落了一地的雨点是天边种下的泪光。

  潋滟的水花也遮不了我们热烈的相爱,我们谁都不要一个人独自踏上归途,我们不是该站在荒凉里的孤独猎人。那场水色眼泪童话绽放了、那场浅眠电影散场了。

  你看我的等待,反复生死之间成了伤。我泼墨而成的画卷,展开是你的轮廓若隐若现。

  听、你的裙摆扬起了云落的泪。你看、你的掌心接住了风吹落的微笑。而我想做你眼下的那颗暗红色的泪痣。

  你走过的雪海、步伐之下结出了层叠的伤花。很多年之后、你记不记得有这样一个我。无声地抿着嘴与你相爱。

  双腿瘫痪以后,我的脾气变得暴躁无常,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,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;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,我会猛的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。母亲这时候就悄悄的躲出去,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的听我的动静。当一切恢复沉寂,她又悄悄的进来,眼圈红红的,看着我。“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,我推着你去走走。”她总是这么说。母亲喜欢花,可自从我瘫痪以后,她侍弄的那些花儿都死了。“不,我不去!”我狠命的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,喊着:“我活着有什么劲!”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,忍住哭声说:“咱娘俩在一块儿,好好活着……”

  可我一直都不知道,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。后来妹妹告诉我,母亲常常肝疼得整宿翻来覆去睡不着觉。

  那天我又独自坐在屋里,看着窗外的树叶“唰唰啦啦”的飘落。母亲进来了,挡在窗前,“北海的菊花开了,我推你去看看吧。”她憔悴的脸上现出央求的神色。“什么时候?”“你要是愿意,就明天?”她说。我的回答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。“好吧,就明天。”我说。她高兴的一会儿坐下,一会儿站起。“那就赶紧准备准备。”“哎呀,烦不烦?几步路,有什么好准备的!”她也笑了,坐在我身边,絮絮叨叨的说着:“看完菊花,咱们就去‘仿膳’,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,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?你偏说那杨树花是毛毛虫,跑着一脚踩扁一个……”她忽然不说了。对于“跑”和“踩”一类的字眼儿,她比我还敏感。她又悄悄地出去了。

  邻居们把她抬上车的时候,她还在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。我没想到她已经病成那样。看着三轮车远去,也绝没有想到竟是永远永远的诀别。

  邻居的小伙子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正艰难地呼吸着。别人告诉我,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未成年的女儿……”

  又是秋天,妹妹推我去北海看了菊花。那黄色的花淡雅,白色的花高洁,紫色的花热烈而深沉,泼泼洒洒,在秋风中正开得烂漫。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。妹妹也懂。我俩在一块儿,要好好儿活……

  很久很久没有敲打键盘写下自己的随想了,今天望着窗外的雨雾,捂着自己冰冷的手,竟然有种飘忽不定的思绪。想念远方的亲人,他们现在是否围在一起烤火,是否在客厅欢声笑语?拨了电话号码,如我所愿,妈妈第一个接电话,让我多穿衣服,不要着凉!

  回想求学时代,每每寒假放假回家,妈妈总是点燃了一盆旺旺的碳火,让从远方归来的女儿感受家的阵阵温暖。可年少无知,不懂珍惜,总觉得寒假一个月,日子太漫长,希望能早早去学校,与同学相聚。直到参加工作,才知道一个月的假期竟是如此的奢侈,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懂把握!因为工作的法定放假很短,每当妈妈问到什么时候放假回家,我总支吾着过去,害怕短暂的假期,让妈妈心疼。

  出来工作,感觉打电话成为联系亲人的唯一方式,它联系着两端独有的情愫,把亲情尽情的演绎出来。每每打电话回家,总是妈妈说完,爸爸接着继续说,然后到哥哥,问的问题无外乎:吃饭了没有?工作累吗?可是却暖到了心坎里。现在的我愿把打电话作为两天一次的生活计划,我知道父母都很期待响起的电话,即便没有什么可讲,或许听听声音也是一种幸福。

  每当讲了几分钟,妈妈就会说,挂了,别浪费太多的钱,那时,我知道,电话那头还有千言万语要说,因为我了解父母的心里:她知道钱来之不易,能省则省,随后,就说再见。

  现实中许多东西被隔阂,比如电话费,但是电话两头的亲情却能冲破现实的阻力,达到彼此牵挂对方的目的。不管是挂了电话,还是没打电话,心都会牵挂着家里的一切。

  所以我喜欢打电话回家,每当我伤心难过的时候,第一时间就打电话回家,因为家人的安慰最有力量;每当自己绝望的时候,就想打电话回家,家人的引导让我看到新生的希望,就如家里的碳,温暖了烤火的人。

  或许是距离产生美,更或者距离让人欲罢还羞,可距离却产生了这样富有生命的联系方式,它通过最朴质的语言表达了最伟大的爱。这就是一种精神支柱,一种另类的关心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梦想有一天,能天天打电话回家和妈妈唠家常,让他们心有所盼,梦有所属。

  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待”如果你空闲的话,不妨打电话回家问候一声,或许在冬日里,这是最好的祝福。

  谈笑间,容颜依旧,奈何风景不复往昔.回首间,头涔涔,目凄凄,来去如飞的日子,可惜了记忆.晃然间,观往返秋雁,不知岁几何!空留江上雨两行.

  忘我今夏,不言离伤.春花秋月,总是怡人,夏雨冬雪,终归尘土.没有不散的宴席,更没有不散的相聚.默默然,相去以甚远,于是有离伤.蓦然间,却只在回首.

  忘我今夏,不言情伤.此之一物,古往今来,看透者甚少,我看不透.加冠之年,总是会有许多的幻想,许多的期盼,许多的执着......这个年段,也是一个伤情的年段,多少人因此颓废,多少人因此迷茫,多少人因此黯然神伤......于是有情伤.蓦然间,却只在往昔.

  忘我今夏,不言感伤.思念过去种种,对与错重叠,是与非交错,得与失共存......剩下的,寥寥无几,留下的,屈指可数,得到的,零星点点.于是有感伤.蓦然间,却只在过往.

  谈笑间,容颜依旧,奈何风景不复往昔.回首间,头涔涔,目凄凄,来去如飞的日子,可惜了记忆.晃然间,观往返秋雁,不知岁几何!空留江上雨两行.

  忘我今夏,不言离伤.春花秋月,总是怡人,夏雨冬雪,终归尘土.没有不散的宴席,更没有不散的相聚.默默然,相去以甚远,于是有离伤.蓦然间,却只在回首.

  忘我今夏,不言情伤.此之一物,古往今来,看透者甚少,我看不透.加冠之年,总是会有许多的幻想,许多的期盼,许多的执着......这个年段,也是一个伤情的年段,多少人因此颓废,多少人因此迷茫,多少人因此黯然神伤......于是有情伤.蓦然间,却只在往昔.

  忘我今夏,不言感伤.思念过去种种,对与错重叠,是与非交错,得与失共存......剩下的,寥寥无几,留下的,屈指可数,得到的,零星点点.于是有感伤.蓦然间,却只在过往.

  当毛毛虫蜕去她丑陋的外衣,变成蝴蝶时,上帝变赋予了她舞者的身份。她因美丽的

  独自彷徨在这魂牵梦绕的小径上,追寻着已逝的种种岁月。而忧思却不甘沉寂,不止

  踏进舞池,云朵飘飞。请,与我同舞。简单百宝箱有病毒?有木马?2019-10-12伸出右手,喧闹的世界瞬间沉寂。瞳仁里映出熟

  悉的脸庞,俊朗干净的面容上一双星光般璀璨的眸子里蕴藉着所不熟悉的温度。炽热,呼吸

  这一夜,与你携手走过,是一个不经意间的邂逅,开始了一个美丽的童话。我们的花

  踮起脚尖,提起裙边,将手轻轻搭在你的肩。霓虹灯闪耀着,舞步翩翩,呼吸浅浅。

  此时此刻,她收拾一帘幽梦,牢牢锁在心中。一步一步的向你靠近,一圈一圈的环绕。

  因为你宽广的胸,不再怀疑花儿的芬芳和生命的欣喜,当你的坦荡熔铸于我纯真的瞳

  仁,我看到无数的快乐精灵在人世间游动。你坚强而执着的信念,是我所有流浪于人间的惶

  灯光在微曛的温柔中悄然暗下,轻柔的华尔兹声线吟唱低诉着古老的传说。缓缓的旋律

  从琴师纤长的指尖敲击间涓涓流泻,浸濡了年轻的心。所有华而不实的喧嚣羞惭的消失,使

  脚尖点转,稍后微旋。粉色的裙裾飞扬起星星点点,水晶丝履在光洁的大理石之上回旋

  流连,翩舞的发带摇摆穿梭在灼人的空气。长长的睫毛坠下温存的光,一袭浓重如深夜的袍

  子微微拂动,一抹深棕色泠泠踏过地面。黑色与白色,蓝色与粉色,光与影,纵横交织。

  两串紧挨着的脚印,融入了她嘴角的弧度和他眼里无尽的清澈。一切一切的成为了美

  一阵夏风,吹开了满满幽梦。她看着远方的霞,紧紧的握住他的右手,一丝温馨的记

  忆是在这舞池中唯一的导航。笑意蔓延,聆听着那些纯洁的思绪,也好似努力在她心中构筑

  在曲子的每一次曲折跌宕,大起大落之后,是一个个休止符,开始了下一轮的自由组

  所以,请你握紧我的手。不要去欣赏那天边的如水母一样的梦幻;不要去凝望树枝上

  所以,请你握紧我的手。就算窗外的丝丝雨滴让万物化为模糊的影;就算落花在哭泣

  所以,请你握紧我的手。让此时变成透亮的水晶融入蓝色的海洋,心如流水一般清澈;

  让此时变成一尾自由自在的鱼在水中游弋,甩动着尾巴打破蓝的寂静;让此时变成一只漂亮

  让这旋舞成为静穆的地平线上,那舒缓的钢琴曲;让这旋舞成为平淡世界中,那动人

  让夏之夜的流萤以一种令人感动的真诚,悠扬的挥洒呈绿色舞曲的旋律。让土地壮美

  当她用生命跳完自己的舞曲准备离开时,蝴蝶便会折下自己的翅膀,伴随流萤如樱花

  每一个女孩都曾经是一个无泪的天使,当她遇上了一个心爱的男孩,便有了泪水。所

  在云层很高的天空下面,你把所有倾于我的心崩成紧抿的嘴角弧线,又把一束自信的

  绯红的水母霞光消失,那温柔的眼神还会随之不见吗?不会的。闭上眼睛,任凭泪水

  冲刷,任凭美丽的回忆如蝴蝶般轻盈舞动于脑中。然后,她,为了他。会折下自己的翅膀,

  有些旋律其实从来没有被歌唱过,有些火把其实从来没有被点燃过……可是,世界上有了声响有了光。于是时间变得沉重而渺小,暴风雪轻易破了薄薄的门。

  那个城市从来不曾衰老,它站在谁的回忆里面,站在了学校黄昏时,无人留下的孤独与寂寞,蓝发少女只能静静的看着。

  一次旅途,一次洗礼,和世界的碰撞,安静的去接触、思索一些和自己毫无相关的事情。或者,记忆中还残存的情感碎片,无可回避,都还随着这个世界运转着。

  列车奔向的远方,都是一片崭新的天空吗?流云过往,投下一条条的光影。仰望着,觉得它会飘向哪里,可结果是,它终归不知所踪。待最后,只剩下一片铅华。

  韩刃似乎说过:“高兴、快乐、悲伤……那些虚幻的情感并不属于你。因为你无论如何伪装自己,你都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。

  斜扫过地平线的阳光在广袤的地面上映染出狭长而斑驳的列车缩影。微弱、易碎、绵延向前。

  那些光影包含着人类生命开始时弱小的心灵最初的梦想,无可厚非的是,它们与现实毫无关系啊。这个世界被毁灭,是不可以改变的么?

  每一次旅途都有固定的格调。狭窄的过道,拥堵的空气,浑浊的呼吸,柔和的车灯洒下,一切都有些苍白。恬静中突然爆发的笑声,对面哭闹不止的小孩,让人觉得无所适从。

  散乱的思绪总会在这个时候浮现出来,为了自己而傻傻的挡下了同伴的刀刃的男孩,现在会在哪里呢?

  候鸟掠过水面,一圈圈涟漪荡向绿水的未央,辽阔、无望。逐渐的模糊,似曾经的梦,飘香记忆的深处,深不可测,偶尔还有一丝光影飘出。

  阳光逃离不了黑暗的召唤,黑与白的更迭掌握着生命的归宿,他是飞翔在阴影之下,还是会迎接新的光亮?

  黄昏的光影在西边逐渐变成一抹殷红,山影重重,身子透着鬼魅。她一步一步的走出车站,没有了他,眼神有一些迷茫。

  回头望了望高阁楼台,紧裹衣袍,步入山林。从此,世俗、红尘,不再。风与木,鸟与花,代之。青松绿竹立,纸扇红烛依。

  走到山顶,秋风依暮,卫雪宁在那里静静的整理墓上的杂草。都已经秋末了,天气却依旧保存着夏日的火热,夏日惨痛的记忆。

  回想过去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,骆芷寒闭上眼,似乎就回到了当初那个夏天,刀刃之下的男孩,在地上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的彼岸。

  站在屋顶,一袭长衣,看着下面镌刻着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的墓碑,翻着厚重的《圣经》,寻找着短句残章,来为他祈祷。

  或许,光影下面的世界并不那么的光怪陆离,也不是那么的厚重。有多少的生命在伤逝中离去,在现实中不堪一击。有些事情无法成为现实,那就让她成为永恒。

  夜,笼罩着黑不见底的水面,有人背着梦想泅渡。天一点一点变光,人呢?水中的女孩呢?早已换化为泡沫,那水中刻着她的名字。

  梦想依旧。只是墓碑上再一次被卫雪宁,增添了一个普通却又不普通的女孩的名字。或许,不可避免的是,光影依旧。

  跳过绿春悲秋忍冬和来年更加青绿的夏天,来年又来年,却从来没有等到一个破啼的夏至。

  似乎,一切都很美,美的让人无法释怀,只能捕捉梦中的云影。也许是往事的飘落……

  落日的光潮是夕阳扬起的尘烟,冲淡了黄昏的陌生。他看到了花儿的绽放,在她相视

  一笑的瞬间;他看到了花儿的凋落,在她转身离去的刹那。这世界的精彩也只不过是那短短

  卫雪宁徘徊在这个伤感的季节,欢笑与泪水都是同样的苦涩,一切都是可以随意拆散

  的花环,载着秋笺悱恻,潮汐无度的憔悴伴着墨绿色的海风一同迷失方向。似乎,一切都不

  在他的等待里,甚至不在于他的梦中。然而,他只有背负着风刀霜剑中的残迹一起遗落。

  是为了放逐这些凋残,老去的记忆吗?还是为了还是另一种新的记忆?昨天他与她的

  故事好像已经远去,只有孤云在天空中漫无目的地徘徊。如果海是天的投影,在一抹灰色的

  她那一句“我好恨你”喊得他痛彻心扉,喊得他不知所措,喊得他眼泪滂沱。一阵风

  吹来,明明是有着热气,却不禁打了一个寒战。风中只有他一个人孤独而立,这一年的夏天

  夏天,在卫雪宁看来是雪的飘落。籁寂的苍穹中影影绰绰的缱绻着受伤的羽毛,在生

  命的凹凸中重复的复制着一道道残酷的风景。没有尽头的空白延伸了他的沉默,季风清理出

  无言的清冷,让他从一种寂寞走向另一种寂寞。在人海茫茫中,他来去匆匆,不留下任何痕

  夏天,在卫雪宁看来是雨的飘落。那一夜,他独自一人静静地踽踽漫步于这条追忆的

  长长雨巷——他和骆芷寒第一次相遇的小巷——她和苏展第一次牵手的小巷。一份湿漉漉的

  心香随着一种熟稔而又陌生的内心触动。他用记忆撑起一把追忆的伞在雨帘中穿梭。夜,没

  有了颜色呢。空荡荡的,只有风在雨中哭泣。朦胧的世界,朦胧的雨,朦胧的心融化着朦胧

  夏天,在卫雪宁看来是沙的飘落。淡紫色的花雾泼洒了一地稠酽的阳光,连同黄昏的

  记忆在这个虚无的世界里,用岁月沉重的磨坊粉碎流金的故事,整个世界都在下着沙。涔涔

  颓废中渗透着落寞的美丽混入混沌的天空。他只是一粒孤单的沙粒,被风席卷着,没有方向。

  很久了,在曾经流过泪的地方,他已经遗忘了太多的东西。将往昔沏入浓浓的苦茶当

  中,悬浮的叶片宛如漂浮的心云在杯中掠过,淡淡的啜饮,连同那份苦涩一并咽入心中。低

  阴暗,潮湿的心扉涂抹了一层浓厚的灰色作为底色。霎那间,在不经意中打碎了心瓶,

  那个装满了美好纯真,装满了追忆水的瓶子。玻璃心从这里滚了出来,重重摔在了地上,碎

  得支离破碎,像是流星的残片。每一个碎片都刺在他的手上,但却深深的扎在心里。没有人

  能理解到,他的痛苦。云的寂寞是雨;鱼的寂寞是深海;路的寂寞是远方;他的寂寞,是往

  凝视着窗口上的雨滴,晶莹剔透如眼泪般,专心聆听,蜿蜒缠绵,不觉入耳。他希望

  大雨能够带走他身上的烦恼和忧郁,最终沉入地底,可是却不能够如愿。发丝渐渐湿透,轻

  轻贴在脸上,滴滴答答淌出水来,他拢了拢挂在耳边的一缕发丝,微微闭上眼睛。依旧是闷

  夏风已经化为灰烬,飘零在沉沉的暮霭之间。天边那抹水母依旧绚烂,没有因为他的

  内心孤单而做出任何改变。他凝望着,直至晚霞消退,俄罗斯赤塔市僵尸袭击事件。是不是真的。真相是什么?他的思念也随之笑消融于无尽的黄昏。

  而泪花却在眼中不住的翻腾。终于明白,这一切的一切,都只不过是一场繁华绚丽而又短暂

  再过完多少个夏天,忧伤才可以减半呢?也许,是往事的追忆,是往事的飘零,是往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stpaiguj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